清明追忆 寄思“志友”丨写给远方他的一封信

狗万app苹果版3.0下载


小楼一夜听春雨

深巷明朝卖杏花

《中国天文年历》显示

北京时间4月5日9时51分

我们迎来了

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

清明



清明寒食到

宜纪念先人

恰是清明

备上一壶清酒

抚今追昔,缅怀先人


在这个怀念逝者的日子

晓南想通过一封感人至深的信件

带你走进一对“志友伉俪”的故事

他们六十年相爱相守

共同坚守“志友”事业

去年,“志友伉俪”中的黄飏老师

永远的离开了我们

也实现了他遗体捐献的夙愿


志友

“志友”,意为捐献遗体志愿者之友。他们自愿将遗体献给医学事业,为他人点亮生命的希望。在20余年的时间,“南航志友”从最初的5个人,发展到近百人的规模,目前,南航已成为南京市“志友”规模最大的企事业单位。


2017年

新闻中心曾专题报道南航志友的事迹

在校内外引发较强反响

并得到了人民网、中国青年报等

社会媒体的积极转载报道

相关阅读

暖新闻丨南航近百名“志友”:自愿捐献遗体 奉献社会


写给远方他的一封


黄飏,亲爱的:


我曾多次怀着崇敬的心情,目送医学院的灵车接走了我们“志友”的遗体,帮他们实现了志愿捐献遗体、为祖国做最后奉献的愿望。2018年4月10日傍晚近8点,我们祖孙三代跪送着医学院的灵车缓缓驶入夜幕,这一次接走的是我孙辈们的爷爷,是我儿女们的爸爸,是我相濡以沫六十年的爱人。黄飏,你能感受到我们的心在泣血吗?你最终实现了捐献遗体的愿望,唯一遗憾的是,眼库知道你年事已高(85岁)时,估计考虑角膜移植效果,未能如愿,我想你是能理解的。


黄飏(左)、朱文新


关于你捐献遗体的愿望,我很清楚,那是由来已久: 1952年南航建校初期,你曾因多种原因几次大咳血,受到当时医疗条件限制,虽然最后你保住了命,但是受尽了折磨。在你最无助的日子里,你曾留字要求:死后请医院解剖尸体查病因,好让以后医生少走弯路,让病人少受痛苦。


这一愿望一直到1958年我们结婚后,我在整理两人衣物时,才在箱底发现了这个“秘密”,当时虽然伤感,但更多的是感动和对你的钦佩。所以,当1995年底南京十余位有识之士通过发起捐献遗体倡议时,我们一经商量就义无反顾的第一时间报名参加了这一行列。



“志友”成立初期,刚巧我退休不久,孙女又上了幼儿园,精力比较充沛,再加我喜欢交朋友,所以“志友”倡议者就让我负责联络城东片志友。由于几千年传统习惯的影响,志友工作开展比较困难,碰鼻子、受委屈是常事。


你当时还有任务在身,虽然无法为我分担,但你总是明里、暗里支持我:一个夏天,我去家访,被一位志友家属赶出门,还把皮鞋摔在了楼梯过道里,出了他家门我禁不住泪流满面。到家后你急忙递给我一条湿毛巾,还心痛地说,看你满头大汗的。当我告诉你真相后,你一面直说不像话、不像话,一面劝我算了、算了。还有一次我在走访志友的路上被车撞了,裤子破了个洞,小腿擦破,回家后,你见小腿已擦过碘酒(是一位医生志友给处理的),就默默拿了胶布将裤子破洞给粘了......人说夫唱妇随,你是妇唱夫随,你爱好摄影,志友有活动,总是扛着三脚架,背着几斤重的相机、镜头,来者不拒的为志友们定格下他们喜爱的瞬间,也为志友组织积累了不少宝贵的资料。


南航“志友”参加纪念活动合影


后来你完全退休后,正式分担了南航西苑志友小组长。你不善交际,我批评你没有按要求把志友通讯发到每个志友手上,你总委屈地说:我不善说话,怕太尴尬,但你对有意向参加志友的同事总是送表格、办登记、发证一条龙全包了;志友有通知,志友们有稿件,你总是抢着干;报纸、电台、电视记者采访,你更是悉心安排,认真接待,但很少插嘴;你生病期间,有一次为了送稿,女儿与你生气,说你已病成这样,走路歪歪倒倒,有时还认不得家,现在要乘地铁送稿到南医大!女儿说如果你一定要去,那我们以后就不管你了,包括你捐献遗体的事。一听捐献遗体不管,你大发雷霆说:“捐献遗体是我自己的事,你不管就给我滚!”。我理解你对捐献遗体的深情,立马说:“他们不管,有我呢!”你这才慢慢熄下大火。


南航“志友”在南航西苑合影


还有几天我看你时不时地趴在桌上写东西,一次等你吃饭不在意我偷偷地看了,原来你是在写一篇稿子,题目是:“初探殡葬改革”。内容是你带了我和儿子特意乘船去上海,途中水葬了我父亲的骨灰。字迹歪歪扭扭,错字、别字不少,文笔也不通,又跟捐献遗体不搭界,我就偷偷地收了起来,不料你发现没了又埋头写了一遍,还买了一个南航大信封,上写:“寄南京红十字会收”,可能没有地址,信没有寄出,我已留做纪念,因为那是你对志友的一片“真诚”。


南航“志友”活动合影


最让我难忘的是你最后一次送《志友通讯》,那时,脑科医院已确诊你是“老年痴呆中重期”。你已有认不得回家的事,但是当70期通讯一到,你坚持要去发送。我考虑到志友就在大院里,而且平常陪你散步时,你对遇到的同事甚至他们爱人的姓名、单位都能报的一清二楚。因此估计你不会出偏差,所以就将小组志友的信息按常规写在“通讯”左角上,并按原来的发送顺序排列后,交代你送到楼栋下信箱。


朱文新参加红十字会募捐活动


谁知平时只需一个多小时就能办完的事,那天去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吃中饭。还不见你回来,我着急了,就下楼去找你,果然在看到你在两栋楼之间的走道上犹豫,等我跑到你面前问你怎么啦,你像一个没有办好事的孩子一样,扮着笑脸把拎包塞到我手中说“还没有发完”,这次我没有责怪你,而是牵着你的手噙着泪陪你一起发完了“通讯”。这就是你最后一次为小组志友服务,这也是你最后一次为志友组织站岗。


这里还要告诉一件你会很高兴的事:你去天国之后,我去了“九如城”养老院,南航西苑志友小组的事几经商量,拜托张恩光老师暂时担职,听说在新组长第一次见面会上,特别安排了向你致默哀的程序,黄飏,南航领导、南航志友是牵挂你的。


黄飏、朱文新获南京市无偿捐献工作优秀志愿者


今年我们结婚60周年,本来讲定要好好庆祝一番的。“对戒”我早就准备好了,本想给您一个惊喜,不想还没给你试戴你就匆匆走了,这个心愿看来只有等我到了你那里再补办了,(记住:重要的事讲三遍)等我!等我!!等我!!!


听说你所在的地方没有病痛,祝你在那里健康快乐!


你的妻子:朱文新



清明是责任、是感恩
是哀思、是心静
是思接千载、神游万仞
是传承、是教育
清明,更像一种精神


后记

      在清明节这个日子里,不知读完这篇文章的你,是否潸然泪下。晓南回想起了第一次收到这封信的场景,还记得,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,朱文新老师找来了宣传部,送来了文章想投稿。

谈到老伴,朱文新老师握着晓南的那双手,不停颤抖,并几度落泪。在最后送她离别时,她兴奋的拿出养老院的封面页给我们看,封面上的朱老师笑容灿烂。

送走朱文新老师,晓南摊开了这封信,“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”。这一往而深的,不光是他们朴素真挚的一甲子的爱情,更是他们执着一生的“志友”事业!



向他们致敬

让我们为这群让温暖和爱

不断延续的南航人点赞


为南航“志友”们

点个在看吧

    已同步到看一看

    发送中